1. 首页
  2. 平台动态

4人做黑平台网络销售,最高被判刑11年罚款15万

人做黑平台网络销售,最高被判刑11年罚款15万"

本是在熟人的推荐下找个网络销售的工作,没想到半年之后被抓进了监狱,因为他们做的是黑平台销售。

四个“黑平台销售”中,最高的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,罚款十五万;最低的也被判处了3年,罚款三万。

案情回顾:黑平台网络销售的晋升之路

沈某昂生于1993年,他经朋友介绍到“鑫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鑫达公司)”做网络销售时才24岁。

沈某昂刚到鑫达公司时,那里才八九个人,公司的管理者给了他3个微信号,并教给他一套“让别人炒外汇的操作方法与话术”。之后,沈某昂开始引诱他人到“GCG”和“ATN”两个黑平台注册入金。

根据所教方法,沈某昂先重新包装了3个微信号,分别伪装成生意人、投资者以及单位退休人员;他还在朋友圈发一些风景或者搞笑内容,既让别人记住他,也塑造成功人士的感觉。

当然,这一切是为了能成功添加微信群的人为好友,刚开始他先和添加成功的好友天南海北的聊。聊熟之后,才会向对方介绍外汇交易。

沈某昂在鑫达公司当了4个月销售后,随着公司的人员增长,他被提升成为业务战队之一“无畏队”的队长。自此,他除了管理自己的客户,还开始带领底下的销售一起拉客户。他会每天帮助团队成员解决聊客户过程中的问题、给队员们打鸡血提升业绩、将聊得好的客户截图发到群里供队员学习等等。

后据调查审计显示,沈某昂直接参与的诈骗金额为89600元人民币,通过帮助团队成员间接参与的诈骗金额为11838900元。

人做黑平台网络销售,最高被判刑11年罚款15万"

而在鑫达公司,和沈某昂一样的网络销售还有很多位,其中诈骗金额比较大的有雷某明,涉案金额1838900元;马某耀,涉案金额643167元人民币;李某旭涉案金额265126元人民币。

投资客户在上“GCG”和“ATN”两个黑平台上交易操作的只是数字,并没有资金。因为资金根本就没有充值到平台账户,“账户资金”的盈亏只是非法侵占的障眼法而已。

律师说法:判刑11年与判刑2年之间的主要依据

沈某昂等人将近一年的时间都在替GCG和ATN两个黑平台招揽投资者。为了获得投资者信任,他们伪造身份,编造虚假外汇交易信息;为了侵占投资者资金,他们引诱投资者入金,再在黑平台开空壳账户,欺骗投资者并转移资金。他们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诈骗罪。

在本案中,沈某昂作为其中一业务战队的队长,在团队中起着指导队伍的作用,并获取队员客户的交易手数提成,因此他在犯罪集团中起主要作用,是主犯。

而雷某明、马某耀、李某旭以及马某均是普通销售,起次要作用,是从犯。

人做黑平台网络销售,最高被判刑11年罚款15万"

在诈骗金额认定方面,沈某昂和雷某明属于诈骗金额特别巨大,另外三人位属于诈骗数额巨大。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六十六条、第二十五条等法律规定,最终五人的判决如下:

沈某昂犯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00元;

雷某明犯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八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80000元;

马某耀犯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四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;

李某旭犯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。

掩卷深思:“快钱”,是双面杀手

前几天在网上看到这样一句话:“你从80楼往下看,全是美景;但你从2楼往下看,全是垃圾。”

站的高度不同,看到的东西就不同,这句话适合外汇行业的从业者,也适合这个行业的投资者。

在赚快钱和等财富慢慢积累的选择中,有的人看中的是眼前的“快钱”,对违法犯罪的垃圾行为视而不见,或者怀揣着侥幸心理,宁愿忍一时“臭”也不愿意脚踏实地慢慢积累财富,所以阴沟里翻船是早晚的事。

在投资理财中,有的人也恨不得连夜本金翻番,所以,拙劣的投资骗局也会有人受骗受害者,归根结底还是渴望“快钱”惹的祸。

事实上,不论是工作还是理财都不可一蹴而就,“快钱”能短时间带给你快感,但它往往伴随着巨大风险;所以,做之前别只看到好的一面,也要想想最坏的结果自己是否想承担。

来源:酷外汇

文章内容来自于网络,仅供参考。本文不代表外汇之星网站的观点及立场,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亦不保证事件真实度,若产生任何后果和责任均与外汇之星网站无关。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waihuizhixing.com/dongtai/254529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客服邮箱:support@waihuizhixing.com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10:30-16:30